专项扶贫

心安处,是故乡

来源:洛阳日报 作者:洛阳日报 发布时间:2021年01月15日

嵩县黄庄乡汝南社区

有句老话,叫“故土难离”。可当“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”,是走,还是留?柴金娥选择“走”。

嵩县黄庄乡养育村,并不像它的名字一样,能让生活在这里的乡亲们衣食无忧。“四十五里养育沟”里满眼是山,柴金娥在这山旮旯里挣扎了大半辈子,依然一贫如洗。

摆脱贫穷!这是所有和柴金娥一样的山里人的夙愿,也是脱贫攻坚战中最难啃的硬骨头。

搬!搬出大山!

“十三五”之初,易地扶贫搬迁工程启动,在河洛山乡拉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“人口迁徙”。5年间,全市6万多人搬进了大山之外的新房子,挪了穷窝,换了穷业,彻底拔掉了穷根。柴金娥就是其中之一。

坐在汝南社区新房子的沙发上,一抬眼,墙上挂着搬迁前土坯房的照片。想想过去,柴金娥说着说着就哭了;看看现在,她说着说着又笑了……

困守·出山

“条件和过去比,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。”往事不堪回首,每一次提起,柴金娥都禁不住掉眼泪。

走羊肠道,吃沟里水,住土坯房,种的庄稼也常被野猪糟蹋……山里的苦,对于柴金娥来说,都不算什么。真正苦的是,早年丈夫突然离世,撂下4个年幼的孩子和年迈的老人。

没有怨天尤人,也没有屈服于命运的不公,柴金娥坚韧地扛起了这个再也经不起任何风吹草动的家。她一年到头扎在山里,刨血参、捋连翘、捡橡子,只为凑够孩子们的生活费。土房子摇摇欲坠,害怕墙体坍塌,家里的床就摆在屋子的正中间……

脱贫攻坚战打响,柴金娥成了贫困户。2016年易地扶贫搬迁全面推开,面对“不要一分钱就能分房子”的许诺,柴金娥半信半疑报了名。

一年多后,柴金娥真的如做梦一般住上了新房。与此同时,低保政策、教育扶贫等一揽子政策实施,让她终于不必再为温饱发愁。

新家位于黄庄街上、汝河岸边,按照人均25平方米的标准,房子够大,离卫生院、乡政府都是“一步路”,一切都称心如意。去年,柴金娥的一双儿女同时考上了大学。不期而至的幸福,让柴金娥恍如隔世……  

5年过去,全市193个集中安置点在大山里拔地而起,建设安置房1.7万余套,6万余人“下山”“上楼”。

奋斗·立业

搬下山,柴金娥的节奏更快了。老家的地,种了苗木和药材,十分省心。腾出手来的柴金娥一门心思干活、挣钱。

搬下来的时候,与社区只有一墙之隔的扶贫产业园也同步竣工。标准化车间分了三个区,有制鞋的,有做吨包的,还有搞艾草加工的,能容纳上百人务工。

柴金娥是缝纫机上的一把好手,自然选择了做吨包。大晌午,别人歇晌,她不歇。到夜里,别人下工了,她还接着干。柴金娥眼疾手快,成了车间里的师傅,除了自己拼命干,还教大家怎样干得快、挣得多。她说:“搬出来,靠政策;生活下去,还要靠本事。”

柴金娥说得在理。搬迁不仅仅是分一套新房这么简单,更重要的是做好“后半篇文章”,让“土里刨食”的乡亲们更好地生活下去。如果房子盖得光鲜亮丽,但后续产业谋划不够,就本末倒置了。

在许多搬迁社区,产业都是为搬迁群众“量身定制”的。有的社区临近景区,就搞乡村旅游,开农家、卖特产。有的临近城镇,就重点搞培训,让大家有一技之长、就近就业。每个社区都配套一个产业扶贫基地,让群众都有活干、有钱赚。

除了这些,柴金娥和所有搬迁户还有一笔特殊的收益——宅基地复垦券理财收益。按照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,搬迁户宅基地拆旧复垦后,对节余指标进行拍卖交易,产生的部分收益由县级成立专业理财机构投资管理,定期向搬迁群众返还投资收益。“没想到,拆除的老宅,还能带来一笔妥妥的收益。”柴金娥感慨道。

守护·幸福

农村是一个熟人社会。对于柴金娥来说,在搬迁之初,除了收入和生计,她还面临一个挑战,就是新的生活方式、新的社区关系。

拿生活方式来说,柴金娥原来在山里烧柴火,甚至连液化气、电磁炉都不会用。还有,新房是抓阄挑选的,楼上楼下也不是一个村的,谁也不认识谁,很容易不适应。

柴金娥的疑虑,党委政府都想到了。在社区,每一批群众乔迁新居,基层干部都会入户进行一次新生活“入门教育”,教会群众如何使用液化气、电磁炉,怎样防火、用电等,让大家快速适应新生活。

人搬出了村,事还要有人管。按照党建引领、“四治”并进、服务进村(社区)的要求,社区成立了党组织,楼栋选出了“楼栋长”,还同步建设了社区党群服务中心,让群众有了“主心骨”。

前年,能吃苦又热心肠的柴金娥在社区入了党。乡党委和乡亲们看她行,还把她选为社区党支部委员。“为乡亲们服务,浑身是劲。”柴金娥发自肺腑感激党的好政策。

阳光和煦,在社区门口告别柴金娥,她感慨地说:“虽然我有时也会想起老家,但是已经完全融入了社区。心安处,是故乡。”

上一篇:搬出穷窝窝 过上新生活(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·脱   

下一篇:青要山里“菇”事多